香港六合彩開獎號碼查詢台灣超級大樂透彩中獎號碼查看部落格

目前日期文章:2006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自從遠古時代人類誕生於世界之際,
天神發現小黃瓜是非常危險的生物,
因為女人有了它之後,便不再需要男人了,
為了不讓小黃瓜危害世界的平衡,
天神就將小黃瓜給封印了起來...
在數千年之後, 人們甚至是天神們早已遺忘了小黃瓜的威脅,
而小黃瓜就悄悄的繁殖的生長了起來,
進而佔據了菜市場的一席之地...

這一天,
兩個女僕到市場買菜時, 菜商正積極的推薦小黃瓜這項商品,
只見其中一位女僕大驚: [哇~~~這真是罕見的稀世珍寶啊~~~]
另一位女僕則不解的說:[這不是很普通的菜嗎?]
[哎呀~妳不懂啦~~~小黃瓜的價值和鑽石一樣! 越大的越有價值~~~這根小黃瓜可是價值連城啊~~~]
女僕邊說邊喫喫的笑了起來...
[......]呆呆的女僕摸摸頭依然不解的樣子.

熱心的女僕就開始繼續講解啦:
[小黃瓜的用途可多著呢! 可以切片拿來做菜...可以拿來醃製作醬...可以拿來敷臉美容...],
[價值最高的,最好用的,莫過於保持整根的完整,可以拿來......]
女僕邊說邊笑的越來越停不住,開始摀住自己的嘴.
 
[可以拿來.......!???]
這次反而是不懂的女僕,賣小黃瓜的菜商,和不知情正在偷看這篇故事的讀者,同時發出這個疑問囉!
 
女僕笑笑的看著他們兩個人,正要說出答案的時候,
包子Liou(PS.他就是作者)卻說他想要睡了...
 
 
THE END
(這個答案我們交給大宇宙的意志來思考與回答吧...zzZ...)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說] 我的女僕愛作怪 (1) --- 小黃瓜是宇宙的主宰!


包子寓言之大宇宙的意志(1)


自從遠古時代人類誕生於世界之際,
天神發現小黃瓜是非常危險的生物,
因為女人有了它之後,便不再需要男人了,
為了不讓小黃瓜危害世界的平衡,
天神就將小黃瓜給封印了起來...

在數千年之後, 人們甚至是天神們早已遺忘了小黃瓜的威脅,
而小黃瓜就悄悄的繁殖的生長了起來,
進而佔據了菜市場的一席之地...


這一天,
兩個女僕到市場買菜時, 菜商正積極的推薦小黃瓜這項商品,

只見其中一位女僕大驚: [哇~~~這真是罕見的稀世珍寶啊~~~]

另一位女僕則不解的說:[這不是很普通的菜嗎?]

[哎呀~妳不懂啦~~~小黃瓜的價值和鑽石一樣! 越大的越有價值~~~這根小黃瓜可是價值連城啊~~~]
女僕邊說邊喫喫的笑了起來...

[......]那位女僕摸摸頭依然不解的樣子.


熱心的女僕就開始繼續講解啦:
[小黃瓜的用途可多著呢! 可以切片拿來做菜...可以拿來醃製作醬...可以拿來敷臉美容...],
[價值最高的,最好用的,莫過於保持整根的完整,可以拿來......]
女僕邊說邊笑的越來越停不住,開始摀住自己的嘴.


[可以拿來.......!?]
這次反而是不懂的女僕,賣小黃瓜的菜商,和不知情正在偷看這篇故事的讀者,同時發出這個疑問.



女僕笑笑的看著他們兩個人,正要說出答案的時候,
包子Liou(<---它是作者)卻說他想要睡了...





THE END

(這個答案我們交給大宇宙與讀者的意志來思考與回答吧...zzZ...)

=========================================================


[小说] 我的女仆爱作怪 (1) --- 小黄瓜是宇宙的主宰!


包子寓言之大宇宙的意志(1)


自从远古时代人类诞生于世界之际,
天神发现小黄瓜是非常危险的生物,
因为女人有了它之后,便不再需要男人了,
为了不让小黄瓜危害世界的平衡,
天神就将小黄瓜给封印了起来...

在数千年之后, 人们甚至是天神们早已遗忘了小黄瓜的威胁,
而小黄瓜就悄悄的繁殖的生长了起来,
进而占据了菜市场的一席之地...


这一天,
两个女仆到市场买菜时, 菜商正积极的推荐小黄瓜这项商品,

只见其中一位女仆大惊: [哇~~~这真是罕见的稀世珍宝啊~~~]

另一位女仆则不解的说:[这不是很普通的菜吗?]

[哎呀~妳不懂啦~~~小黄瓜的价值和钻石一样! 越大的越有价值~~~这根小黄瓜可是价值连城啊~~~]
女仆边说边吃吃的笑了起来...

[......]那位女仆摸摸头依然不解的样子.


热心的女仆就开始继续讲解啦:
[小黄瓜的用途可多着呢! 可以切片拿来做菜...可以拿来腌制作酱...可以拿来敷脸美容...],
[价值最高的,最好用的,莫过于保持整根的完整,可以拿来......]
女仆边说边笑的越来越停不住,开始摀住自己的嘴.


[可以拿来.......!?]
这次反而是不懂的女仆,卖小黄瓜的菜商,和不知情正在偷看这篇故事的读者,同时发出这个疑问.



女仆笑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正要说出答案的时候,
包子Liou(<---它是作者)却说他想要睡了...





THE END

(这个答案我们交给大宇宙与读者的意志来思考与回答吧...zzZ...)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說極短篇] 深夜之女僕咖啡館 (Ver 1.05)

(本篇曾載於hotrank手札 in 2006.08.11)



「呀~~~」,「店長,不要!」

這事剛發生在一家剛打烊的女僕咖啡館裡,
暗夜裡,只聽著店裡穿著女僕裝的女店員如此的尖叫著;

女僕店員被男店長一把給推開,就這樣直接退坐在咖啡店的沙發上,
她表情充滿著訝異,身上的女僕裝顯得十分凌亂...



她作夢都想不到,平常那個總是慵懶遲鈍到不像個男人的店長,
如今竟然在她面前,露出如此猙獰的面孔。

「嘿嘿,這時候由得妳說不要嘛?現在只剩我們兩個,不會有人來幫妳了!」

是的,現在眼前的店長已經不再是平常所熟悉的那個人了。

「不要啦!店長!」,女僕店員依然想反抗...

「妳以為我會這樣就罷手嗎?」,男店長慢慢的從箱子裡抽出一塊薄薄的四方木板丟在桌上,
「妳認命吧,要怪只能怪妳知道我太多的秘密了...」,他又從裡面拿出了兩盒奇怪東西,把其中一盒遞到了她的前面,
「反正今晚過後,這個秘密就會永遠消失了,哈哈哈...」,在店長陣陣的狂笑聲中,女僕店員只是低著頭,似乎放棄了抵抗...


在咖啡桌的兩側,女僕店員和男店長都沉默了;
時鐘鐘錘的擺蕩聲,和莫名的答答聲,迴蕩在店裡,細數過不知是多久的時間。

她想起,之前的店長雖然總是少根筋到有點痴呆,但至少眼神不會像現在如此的邪惡。
店長是很憨厚的一個人,至少在發現那個不該知道的秘密之前是如此...


店裡光線被刻意的打暗,看不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只聽見店長的譏笑聲:
「被我這樣制住,完全動不了了吧,早這樣乖乖的不是很好嗎?」
「費了我這麼大的功夫,妳現在想逃也沒辦法了吧!」
「妳的手就別再發抖了,我們一起好好的享受一下吧!嘿嘿嘿...」

她只是繼續維持那苦痛的眼神,靜謐的不發一語的忍耐著...

仔細想來,要不是那天晚上下班後又回到店裡拿個東西,也不會發現到店長那個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總是怕被發現似的,一個人偷偷的躲在店裡做著那件事...只是,偏偏又硬是被她給撞見!

就從當晚開始,已經有好幾個星期都是被店長故意排成夜班,
雖然店長平時依然維持著和藹的模樣,可是一到深夜這時候,眼神卻像是野獸般的犀利!


「還是住手吧,店長!現在都還有救,一切都還來得及!」,她哀求著...

「從那天起,我就已經不是原來的我了...」
店長以食指及中指,使力的敲擊著桌上板子,目光略顯悲悽又夾藏著淡淡的冷漠!

「我...快受不了了...我實在不忍心看你這樣繼續錯下去了!」
女僕店員快落淚似的懇求著,把手輕放在他的手旁邊!

「妳懂什麼!妳以為這是誰害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就算是錯!我也要錯到底!」,店長又更加激動的用手指敲打著板子!

「店長...」

「求我也沒用,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再也沒有轉圜的餘地了!」

「店長...住手吧!」

時間就在這樣的一來一回的爭執與敲擊之中,答答的流逝,直到結束的那一刻!



咖啡桌旁,一個人頹喪的靜靜坐在沙發上,另一人則是意氣風發睥睨的站著,
而月光傾灑進咖啡館內,映照著這一切。

桌上的木板,盡是散落著一顆顆或黑或白的圓子。

秘密逐漸的解開了...
那是方正格局的圍棋棋盤與黑白相間的圍棋棋子!


「店長也只有嘴巴比較強而已,下起圍棋還真是完完全全不行啊!」

「......」

「早就叫你早點認輸,還可以一人掃一半!」

「哼...」

「你現在乖乖認輸跪著求我的話,我還可以幫你閉店打掃喔!」

「我才不要!」



女僕店員就這樣輕巧的推開了店門,
「既然你死不服輸的話,那只好按照約定,輸的人要一個人打掃收拾好整間咖啡館囉!」
「今晚也麻煩店長您囉,記得要把垃圾分類好再拿去丟喔!」

她離去前,繼續嚷嚷的說著:
「唉......圍棋的事就只好繼續當作我倆之間的秘密囉!」
「要是被人知道我用圍棋欺負像店長這麼弱的人的話,可是有損我在校園圍棋界裡,國士無雙的英名呢!」



深夜的女僕咖啡館裡只留下,
一個恢復成往日模樣,那個軟弱又無力的店長!



The End

===================================================


[小说极短篇] 深夜之女仆咖啡馆 (Ver 1.05)

(本篇曾载于hotrank手札 in 2006.08.11)



「呀~~~」,「店长,不要!」

这事刚发生在一家刚打烊的女仆咖啡馆里,
暗夜里,只听着店里穿着女仆装的女店员如此的尖叫着;

女仆店员被男店长一把给推开,就这样直接退坐在咖啡店的沙发上,
她表情充满着讶异,身上的女仆装显得十分凌乱...



她作梦都想不到,平常那个总是慵懒迟钝到不像个男人的店长,
如今竟然在她面前,露出如此狰狞的面孔。

「嘿嘿,这时候由得妳说不要嘛?现在只剩我们两个,不会有人来帮妳了!」

是的,现在眼前的店长已经不再是平常所熟悉的那个人了。

「不要啦!店长!」,女仆店员依然想反抗...

「妳以为我会这样就罢手吗?」,男店长慢慢的从箱子里抽出一块薄薄的四方木板丢在桌上,
「妳认命吧,要怪只能怪妳知道我太多的秘密了...」,他又从里面拿出了两盒奇怪东西,把其中一盒递到了她的前面,
「反正今晚过后,这个秘密就会永远消失了,哈哈哈...」,在店长阵阵的狂笑声中,女仆店员只是低着头,似乎放弃了抵抗...

在咖啡桌的两侧,女仆店员和男店长都沉默了;
时钟钟锤的摆荡声,和莫名的答答声,回荡在店里,细数过不知是多久的时间。

她想起,之前的店长虽然总是少根筋到有点痴呆,但至少眼神不会像现在如此的邪恶。
店长是很憨厚的一个人,至少在发现那个不该知道的秘密之前是如此...

店里光线被刻意的打暗,看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听见店长的讥笑声:
「被我这样制住,完全动不了了吧,早这样乖乖的不是很好吗?」
「费了我这么大的功夫,妳现在想逃也没办法了吧!」
「妳的手就别再发抖了,我们一起好好的享受一下吧!嘿嘿嘿...」

她只是继续维持那苦痛的眼神,静谧的不发一语的忍耐着...

仔细想来,要不是那天晚上下班后又回到店里拿个东西,也不会发现到店长那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总是怕被发现似的,一个人偷偷的躲在店里做着那件事...只是,偏偏又硬是被她给撞见!

就从当晚开始,已经有好几个星期都是被店长故意排成夜班,
虽然店长平时依然维持着和蔼的模样,可是一到深夜这时候,眼神却像是野兽般的犀利!

「还是住手吧,店长!现在都还有救,一切都还来得及!」,她哀求着...

「从那天起,我就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
店长以食指及中指,使力的敲击着桌上板子,目光略显悲凄又夹藏着淡淡的冷漠!

「我...快受不了了...我实在不忍心看你这样继续错下去了!」
女仆店员快落泪似的恳求着,把手轻放在他的手旁边!

「妳懂什么!妳以为这是谁害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就算是错!我也要错到底!」,店长又更加激动的用手指敲打着板子!

「店长...」

「求我也没用,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也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店长...住手吧!」

时间就在这样的一来一回的争执与敲击之中,答答的流逝,直到结束的那一刻!

咖啡桌旁,一个人颓丧的静静坐在沙发上,另一人则是意气风发睥睨的站着,
而月光倾洒进咖啡馆内,映照着这一切。

桌上的木板,尽是散落着一颗颗或黑或白的圆子。

秘密逐渐的解开了...
那是方正格局的围棋棋盘与黑白相间的围棋棋子!

「店长也只有嘴巴比较强而已,下起围棋还真是完完全全不行啊!」

「......」

「早就叫你早点认输,还可以一人扫一半!」

「哼...」

「你现在乖乖认输跪着求我的话,我还可以帮你闭店打扫喔!」

「我才不要!」

女仆店员就这样轻巧的推开了店门,
「既然你死不服输的话,那只好按照约定,输的人要一个人打扫收拾好整间咖啡馆啰!」
「今晚也麻烦店长您啰,记得要把垃圾分类好再拿去丢喔!」

她离去前,继续嚷嚷的说着:
「唉......围棋的事就只好继续当作我俩之间的秘密啰!」
「要是被人知道我用围棋欺负像店长这么弱的人的话,可是有损我在校园围棋界里,国士无双的英名呢!」

深夜的女仆咖啡馆里只留下,
一个恢复成往日模样,那个软弱又无力的店长!



The End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記] 淺談女僕(1): 女僕 vs 老婆


--- 女僕是人類(尤其是男人)最重要的精神食糧. ---

當然別誤會, 我並不是說 女僕是拿來吃的;
而是女僕的存在這件事,是男人成就最重要的衡量依據!


--- 你家裡可以沒有老婆,但是你家裡一定要有女僕! ---

1.當一個男人從外頭拼死拼活,被上司當狗被下屬當木頭,滿身疲憊的回到家裡,
試問: 現在的家庭裡,有幾個家庭,會有老婆在門口守候著你回來,
並且面帶微笑的說聲:[歡迎回來!]


2.當你在家時,女僕會打理好一切,你不用再操心任何瑣事;
但是女權意識抬頭的現在,你在家裡還得必須被老婆操控去做雜務!

總之,女僕會100%服侍你, 你卻有70%的機率得服侍你的老婆!


3. 當你沒錢時, 女僕只會揮揮衣袖和你說再見;
你最多就是請不起女僕而已!

但是你沒錢時, 老婆卻會壓著你狂罵:[死鬼!這一個月份的薪水呢!]
她會賴著不走,逼你到死為止,而你也的確有責任得照顧她一輩子!


4. 女僕做的工作量可以比較多,也比較有效率,服從度高;
老婆的工作效率不高,工作量得看她高興, 她指揮你去做事的能力更強!


5. 女僕,只要付得出該給她的薪水, 她就不會給你任何壓力;
老婆,除了薪水都要給她之外, 你還有70%的機率要承擔她給你的壓力!


6. 女僕, 不喜歡可以換, 開除她只要付給她幾個月的遣散費!
老婆, 不喜歡也不準換, 假如硬要離婚你得付一輩子的贍養費!



--- 女僕泡的飲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 ---

不管你是偏皇家紅茶系列的,還是偏純藍山咖啡系列的,
當你忙東忙西才泡好的飲料, 總是少了那麼一份悠閒愜意的輕鬆自由的感覺;

女僕奉上的飲料絕對讓人感到徹底的放鬆心情,
感覺起來自然比較好喝!

當然,泡老人茶的例外!建議你還是找一堆老人家,一起下棋一起喝,會比較合適!


-----------

女僕的其他條件?
想到再補充囉!


PS.
當然,這邊指的女僕的必要標準條件一定是要年輕又可愛或是漂亮那一型的...(萌~~)

假如,是[阿X嫂]系列的,還是適合泡泡老人茶就夠了...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算是我的新小說吧...
剛剛邊吃飯邊發呆時想到的...

其實前幾天有用鉛筆寫了10多頁的小說,
[Loan Girl] (標題剛剛才想的...)

不過因為沒力氣打在鍵盤上...
(重點是那個小說我竟然只寫了開頭和結尾....)

總之,以後寫的小說標題都用英文好了,感覺比較炫的樣子...

這一篇先寫些也好...
===================================================

篇名: Life Ultimate


CHAP.1


[少年耶~你快死了喔!] (台語)

一場車禍的現場...
一個醉鬼, 左手拿著酒瓶, 右手輕輕的拍著倒在地上的青年的臉頰...



[別...管...我...]

倒在血泊中的年輕人很勉強的睜開了眼睛,移動了視線,
然後努力的擠出這三個字後, 又悄悄的閉上了雙眼...


[荒郊野外的,救護車來這邊也只能載屍體了...那就好心幫你麻醉吧!讓你死的不會太痛苦...]
他似乎只聽見那醉鬼又說了一些話, 就這樣繼續陷入黑暗之中了!


--------------------------------------------

(幾天後, 某大學醫院的病房內...)

...

有點納悶,為什麼眼睛還能再度睜開呢!?

有點煩躁,一睜開眼睛就看到白白的牆壁,白白的桌子,
簡單的素花瓶插上幾枝花葉,還有一堆白白的人...

應該說是穿上白白衣服的人們,
他們似乎都是我的同班同學,醫學系所的同學們,老是愛穿白衣服的人們...

在我身邊最近的是自稱我女朋友的女孩子,
後面一點的是某某A同學和某某B同學,還有一些不重要不顯眼叫不出名字的同學,
站在遠處門旁一直推推眼鏡,盯著我的男人,
則是那個號稱全系最聰明的也是我認為最無聊透頂的班長...

...


有點受不了只好開口了,
[你們不用上課嗎?一直待在這,企圖要降低我周圍的氧氣含量嗎?]

我身邊的女孩子才剛要開口,最遠的那個男人反而先說話了:
[哼~先聲明一下,我只是想來見識一下,院裡學長們所謂的全身佈滿手術切痕的不死人而已...]

他盯著我的身上瞧,我只好稍微解開身上的衣服,不過看到的只是滿身的繃帶,
包的好像我被千把刀砍過似的,根本看不到我身體發生了啥事,
只是隱約的不斷的感覺到全身都在退麻醉的陣痛著...

[我也不知道發生啥事,只知道我被一台跑車撞到飛上天際,接著就沒印象了...
誰可以告訴我現在是民國幾年啊?]

[你只有昏睡10天而已...]

[......]

[假如你再繼續昏睡下去的話,你身邊的女孩子可能會先累死吧...]

不自覺的看著那女孩,女孩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去,
我有點煩躁的對班長說著:[要你管!]
我再接著對那女孩說:[請妳以後別再管我的事好嗎?]

女孩低著頭說著:[對不起!]

我突然感覺到很深的歉意....就不再說話了....


房間裡瞬時安靜了下來,沒有人開口說話,
不過,周圍的噪音卻依然停不下來.

原本以為是耳鳴嗡嗡的響個不停,可是實在是不像是耳鳴啊~~~

[你們不覺得外面很吵嗎?還是這是我的錯覺啊?],
[啊~~~10天耶!完蛋了,我打工的診所所長一定氣炸了啊~~~
誰知道我的手機現在在哪啊?]

[你的手機已經上天國了喔!10天前被撞成粉狀的...連SIM卡都變碎片了...]

[......,那,我怎還活著啊,......]

此話一出,那群同學全都笑了出來...

好不容易借到手機趕緊打給所長去道歉:
[喂~所長啊!真是對不起!我這幾天沒去診所是因為...]

[因為你出車禍了吧!]

[咦~你知道了啊?]

[看電視就知道了啊!]

[電視!?]

[你不知道你出名了嗎?]

[出名!?我沒去拍寫真集啊!?]

[有啊!現在電視和報紙頭條都是你的照片啊!]

[!!!]

[少年全身N處重創,奇蹟獲救!],
[副標題是: 神乎其技!全身已找不到可以再縫第二遍的地方!],
[你難道不知道, 現在全國都流傳著你的裸體照啊!],
[你閉著眼睛安祥睡著的模樣,真是迷死了人啊~~~],
[要不是我忙不過來,我一定會立刻跑去探.......]

來不及等所長說完,這位臉上冒出冷汗的病人已經將電話給掛斷了...


外頭依然不斷夾雜著吵雜聲與相機刷刷聲,
而病房內的人們,彼此則面面相覷著...


......


我,東鄉 幹(假名),19歲,某某大學醫學系全學年第二名,一直過著無趣的生活...

我同時也是超級倒楣的男人;
6歲時不幸遭遇車禍,雖重傷獲救,卻把我撞進了奇怪的世界裡...

這次又遭遇到了更大更強烈的車禍撞擊,不過身體也變強耐撞多了;
雖然又是重傷獲救,
但是...似乎又被救回到,另一個奇怪的世界裡了...


世界依然在轉動著,只是這次有著大幅改變的並不只有我而已...


(待續...u so...)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