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六合彩開獎號碼查詢台灣超級大樂透彩中獎號碼查看部落格

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包子寓言] (包子毒電波發送系列) 大宇宙的意志(3)
 
 

[哼哼~~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嘛!]
[還是....不要啦~~~]

這是即將在某個洋館的餐桌上所上演的駭人聽聞的情事...

[那就不要自己一直動啊~~~閉上嘴巴別一直吸嘛!]
[嗚~~~就當作是我求求泥吧~~~]

仔細一聽,這是主人與女僕之間的秘密對話...

[求求泥!住手吧!]
[嘿嘿嘿...今天另一個女僕出門不在,就只剩我和泥囉!泥以為還有人來救泥嘛!]

一場激烈的拉扯又開始了...

[拜託!請不要這樣!我....]

接著又是一陣急忙的喘氣與跑動追趕的聲音...
弱勢的無助的人突然衝向電話旁,企圖拿起電話向外求援;
可是強勢蠻橫的人卻直接拔掉了電話線的源頭!

[偶說過了!今天不會再有奇蹟發生了!泥就乖乖認命吧!嘿嘿...]
[救...救.....嗚!!!]

電話就這樣被甩落一旁,
還來不及呼救,嘴巴就被塞進了奇怪的東西...

[哇哈哈~~哈哈~~~~~]
[咳~咳~~咳~~~],[不要再把泥的東西,塞進偶的嘴裡的啦~~~]

[平時,泥就是那一臉高傲且高不可攀的樣子!],
[偶早就想看到泥被折磨到像這樣,臉頰都歪曲了的苦痛的表情囉!]
[對不起!偶平時不該這樣對待泥的!泥這次就原諒偶吧!]
[哈哈~~還不夠啦!誰叫泥平常敢背地裡這樣說偶!以為偶都沒聽到是吧~~~]
[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哼~別囉唆~~~給偶舔乾淨啦!!!]

其中一人,頭被硬壓下去,還不斷拼命的掙扎著...
另一人,則露出奸擰的微笑...
 
 
(而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這個答案我們交給大宇宙與讀者的意志來思考與回答吧...zzZ...)
THE END
 

(假如說的不夠清楚的話,
趁作者還在還沒睡著的時候,繼續把接著的故事寫下去吧...)
(因為讀者無法詢問的關係,我們請人幫忙問看看吧!)
 
休假回宅的另一個女僕,在此時推開了餐廳的大門進來了...
[你們...這...到底是在做什麼啊???]

主人:
[嗚...快救救偶啦!泥不在的時候,她都一直不讓我出去!也不讓偶打電話叫外賣!]
女僕:
[哼~誰叫泥平時敢說偶做的料理很難吃,連狗飼料都不如,偶就趁今天拿泥來做人體實驗!]
主人:
[她還趁機想要餓死偶耶!最後還拿那個超難吃到像是有毒的料理要害死偶!]
女僕:
[嘿嘿...既然被發現了那就沒辦法囉,今晚就先放過泥吧!下次還是有機會的~~~]
主人:
[嗚~~~~]
 
[乖~~乖~~你們不要吵了,我去做晚餐給你們吃喔!]
平時負責餐飲伙食的女僕,趕緊的圍起了圍裙,化解了這場豪門內的恩怨...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說] 我的女僕愛作怪 (3) --- 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


包子寓言之大宇宙的意志(3)




[哼哼~~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是挺誠實的嘛!]

[還是....不要啦~~~]


這是即將在某個洋館的餐桌上所上演的駭人聽聞的情事...


[那就不要自己一直動啊~~~閉上嘴巴別一直吸嘛!]

[嗚~~~就當作是我求求泥吧~~~]


仔細一聽,這是主人與女僕之間的秘密對話...


[求求泥!住手吧!]

[嘿嘿嘿...今天另一個女僕出門不在,就只剩我和泥囉!泥以為還有人來救泥嘛!]


一場激烈的拉扯又開始了...


[拜託!請不要這樣!我....]


接著又是一陣急忙的喘氣與跑動追趕的聲音...

弱勢的無助的人突然衝向電話旁,企圖拿起電話向外求援;
可是強勢蠻橫的人卻直接拔掉了電話線的源頭!


[偶說過了!今天不會再有奇蹟發生了!泥就乖乖認命吧!嘿嘿...]

[救...救.....嗚!!!]


電話就這樣被甩落一旁,
還來不及呼救,嘴巴就被塞進了奇怪的東西...


[哇哈哈~~哈哈~~~~~]

[咳~咳~~咳~~~],[不要再把泥的東西,塞進偶的嘴裡的啦~~~]


[平時,泥就是那一臉高傲且高不可攀的樣子!],
[偶早就想看到泥被折磨到像這樣,臉頰都歪曲了的苦痛的表情囉!]

[對不起!偶平時不該這樣對待泥的!泥這次就原諒偶吧!]

[哈哈~~還不夠啦!誰叫泥平常敢背地裡這樣說偶!以為偶都沒聽到是吧~~~]

[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哼~別囉唆~~~給偶舔乾淨啦!!!]


其中一人,頭被硬壓下去,還不斷拼命的掙扎著...
另一人,則露出奸擰的微笑...






(而現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這個答案我們交給大宇宙與讀者的意志來思考與回答吧...zzZ...)

THE END




(假如說的不夠清楚的話,
趁作者還在還沒睡著的時候,繼續把接著的故事寫下去吧...)

(因為讀者無法詢問的關係,我們請人幫忙問看看吧!)



休假回宅的另一個女僕,在此時推開了餐廳的大門進來了...

[你們...這...到底是在做什麼啊???]


主人:
[嗚...快救救偶啦!泥不在的時候,她都一直不讓我出去!也不讓偶打電話叫外賣!]

女僕:
[哼~誰叫泥平時敢說偶做的料理很難吃,連狗飼料都不如,偶就趁今天拿泥來做人體實驗!]

主人:
[她還趁機想要餓死偶耶!最後還拿那個超難吃到像是有毒的料理要害死偶!]

女僕:
[嘿嘿...既然被發現了那就沒辦法囉,今晚就先放過泥吧!下次還是有機會的~~~]

主人:
[嗚~~~~]



[乖~~乖~~你們不要吵了,我去做晚餐給你們吃喔!]
平時負責餐飲伙食的女僕,趕緊的圍起了圍裙,化解了這場豪門內的恩怨...

========================================================


[小说] 我的女仆爱作怪 (3) --- 嘴巴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诚实!


包子寓言之大宇宙的意志(3)




[哼哼~~嘴巴说不要,身体倒是挺诚实的嘛!]

[还是....不要啦~~~]


这是即将在某个洋馆的餐桌上所上演的骇人听闻的情事...


[那就不要自己一直动啊~~~闭上嘴巴别一直吸嘛!]

[呜~~~就当作是我求求泥吧~~~]


仔细一听,这是主人与女仆之间的秘密对话...


[求求泥!住手吧!]

[嘿嘿嘿...今天另一个女仆出门不在,就只剩我和泥啰!泥以为还有人来救泥嘛!]


一场激烈的拉扯又开始了...


[拜托!请不要这样!我....]


接着又是一阵急忙的喘气与跑动追赶的声音...

弱势的无助的人突然冲向电话旁,企图拿起电话向外求援;
可是强势蛮横的人却直接拔掉了电话线的源头!


[偶说过了!今天不会再有奇迹发生了!泥就乖乖认命吧!嘿嘿...]

[救...救.....呜!!!]


电话就这样被甩落一旁,
还来不及呼救,嘴巴就被塞进了奇怪的东西...


[哇哈哈~~哈哈~~~~~]

[咳~咳~~咳~~~],[不要再把泥的东西,塞进偶的嘴里的啦~~~]


[平时,泥就是那一脸高傲且高不可攀的样子!],
[偶早就想看到泥被折磨到像这样,脸颊都歪曲了的苦痛的表情啰!]

[对不起!偶平时不该这样对待泥的!泥这次就原谅偶吧!]

[哈哈~~还不够啦!谁叫泥平常敢背地里这样说偶!以为偶都没听到是吧~~~]

[偶真的不是故意的啦~~~]

[哼~别啰唆~~~给偶舔干净啦!!!]


其中一人,头被硬压下去,还不断拼命的挣扎着...
另一人,则露出奸拧的微笑...






(而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这个答案我们交给大宇宙与读者的意志来思考与回答吧...zzZ...)

THE END




(假如说的不够清楚的话,
趁作者还在还没睡着的时候,继续把接着的故事写下去吧...)

(因为读者无法询问的关系,我们请人帮忙问看看吧!)



休假回宅的另一个女仆,在此时推开了餐厅的大门进来了...

[你们...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主人:
[呜...快救救偶啦!泥不在的时候,她都一直不让我出去!也不让偶打电话叫外卖!]

女仆:
[哼~谁叫泥平时敢说偶做的料理很难吃,连狗饲料都不如,偶就趁今天拿泥来做人体实验!]

主人:
[她还趁机想要饿死偶耶!最后还拿那个超难吃到像是有毒的料理要害死偶!]

女仆:
[嘿嘿...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办法啰,今晚就先放过泥吧!下次还是有机会的~~~]

主人:
[呜~~~~]



[乖~~乖~~你们不要吵了,我去做晚餐给你们吃喔!]
平时负责餐饮伙食的女仆,赶紧的围起了围裙,化解了这场豪门内的恩怨...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都叫泥不要插進去了!泥還插!]
[偶就是硬要插進去啦!泥管我]

一早,和煦的陽光才剛灑進房間,
女僕和她的主人就在激烈的爭吵中揭開了一天的序幕...

[喂!那個是菊花耶!泥有點常識好不好!]
[菊花又怎樣啦!偶就是要插進去啦!]

女僕和她的主人開始了激烈的拉扯...

[別這樣硬拉啦!會痛耶!]
[啊!到底是我是主人.還是你是主人啊!泥是不聽我的命令就對了啦厚!]

他們展開了更激烈的拉扯與爭吵,就連房外也都隔不了這樣的音量...
這時,有個人在暗地裡靜靜的看著這一些,吞著口水莫不作聲...

[偶就是不要讓泥插下去啦!]
[偶就是要插啦!怎樣!插下去了吧!哈哈!]
[別硬插啦!]
[別硬拔啦!]
[別想得逞啦!你這個禽獸不如的傢伙!]
[這樣會痛啦!不要再抓著偶的手了!泥去死啦!]
 
他們倆個終於偏離平時的理智............
 
 
 

不過, 就在這一瞬間...
有個微弱的滑鼠滾輪與點擊聲,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他們突然,同時看向正在看這篇文章的讀者,問道:
[ㄟ~~~泥啦!對啦!就素泥啦!作者早就去睡覺了,只剩泥在看啦!別再懷疑了,我就是要問泥啦~~~]
[泥覺得厚.......我到底要不要把菊花插下去啊???]
 
 

(這個答案我們交給大宇宙與讀者的意志來思考與回答吧...zzZ...)
THE END
 
 
也許是讀者您還在思考來不及回答,
也許是您說話的聲音太小了,他們沒聽到...

結果他們倆個又開始拉扯了起來...
 
 
最後....
花瓶被打翻在地上破成碎片,水也灑了一地...
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地面,兩手還維持著搶奪那束菊花的姿勢...
 
接著,
又異口同聲的對外邊的讀者大喊著:[都素泥害的啦~~~]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說] 我的女僕愛作怪 (2) --- 菊花是宇宙的主宰!

包子寓言之大宇宙的意志(2)



[都叫泥不要插進去了!泥還插!]

[偶就是硬要插進去啦!泥管我]


一早,和煦的陽光才剛灑進房間,
女僕和她的主人就在激烈的爭吵中揭開了一天的序幕...


[喂!那個是菊花耶!泥有點常識好不好!]

[菊花又怎樣啦!偶就是要插進去啦!]


女僕和她的主人開始了激烈的拉扯...


[別這樣硬拉啦!會痛耶!]

[啊!到底是我是主人.還是你是主人啊!泥是不聽我的命令就對了啦厚!]


他們展開了更激烈的拉扯與爭吵,就連房外也都隔不了這樣的音量...

這時,有個人在暗地裡靜靜的看著這一些,吞著口水莫不作聲...


[偶就是不要讓泥插下去啦!]

[偶就是要插啦!怎樣!插下去了吧!哈哈!]

[別硬插啦!]

[別硬拔啦!]

[別想得逞啦!你這個禽獸不如的傢伙!]

[這樣會痛啦!不要再抓著偶的手了!泥去死啦!]



他們倆個終於偏離平時的理智............








不過, 就在這一瞬間...

有個微弱的滑鼠滾輪與點擊聲,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他們突然,同時看向正在看這篇文章的讀者,問道:
[ㄟ~~~泥啦!對啦!就素泥啦!作者早就去睡覺了,只剩泥在看啦!別再懷疑了,我就是要問泥啦~~~]

[泥覺得厚.......我到底要不要把菊花插下去啊???]






(這個答案我們交給大宇宙與讀者的意志來思考與回答吧...zzZ...)

THE END






也許是讀者您還在思考來不及回答,
也許是您說話的聲音太小了,他們沒聽到...


結果他們倆個又開始拉扯了起來...



最後....
花瓶被打翻在地上破成碎片,水也灑了一地...

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地面,兩手還維持著搶奪那束菊花的姿勢...

接著,
又異口同聲的對外邊的讀者大喊著:[都素泥害的啦~~~]

==========================================================


[小说] 我的女仆爱作怪 (2) --- 菊花是宇宙的主宰!

包子寓言之大宇宙的意志(2)



[都叫泥不要插进去了!泥还插!]

[偶就是硬要插进去啦!泥管我]


一早,和煦的阳光才刚洒进房间,
女仆和她的主人就在激烈的争吵中揭开了一天的序幕...


[喂!那个是菊花耶!泥有点常识好不好!]

[菊花又怎样啦!偶就是要插进去啦!]


女仆和她的主人开始了激烈的拉扯...


[别这样硬拉啦!会痛耶!]

[啊!到底是我是主人.还是你是主人啊!泥是不听我的命令就对了啦厚!]


他们展开了更激烈的拉扯与争吵,就连房外也都隔不了这样的音量...

这时,有个人在暗地里静静的看着这一些,吞着口水莫不作声...


[偶就是不要让泥插下去啦!]

[偶就是要插啦!怎样!插下去了吧!哈哈!]

[别硬插啦!]

[别硬拔啦!]

[别想得逞啦!你这个禽兽不如的家伙!]

[这样会痛啦!不要再抓着偶的手了!泥去死啦!]



他们俩个终于偏离平时的理智............








不过, 就在这一瞬间...

有个微弱的鼠标滚轮与点击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他们突然,同时看向正在看这篇文章的读者,问道:
[ㄟ~~~泥啦!对啦!就素泥啦!作者早就去睡觉了,只剩泥在看啦!别再怀疑了,我就是要问泥啦~~~]

[泥觉得厚.......我到底要不要把菊花插下去啊???]






(这个答案我们交给大宇宙与读者的意志来思考与回答吧...zzZ...)

THE END






也许是读者您还在思考来不及回答,
也许是您说话的声音太小了,他们没听到...


结果他们俩个又开始拉扯了起来...



最后....
花瓶被打翻在地上破成碎片,水也洒了一地...

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地面,两手还维持着抢夺那束菊花的姿势...

接着,
又异口同声的对外边的读者大喊着:[都素泥害的啦~~~]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時候,身體要微傾,臉上要露出微笑...對!就是這樣,.....]
我目前正在上的是標準的禮儀課程!
不過,很不幸的!
那並不是我自願來學習的,而是被強迫的...
正確的說來,應該是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如此!
因為,我家裡上個月,破產了!
所以我被賣到這邊來當女僕,
更正確的說法是,我必須在這間豪宅裡工作三十年才能還清欠款...
我,一個可以做著美夢,正逢花樣青春年華的美少女,正要展翅高飛之際,就這樣夢碎了...
可以想像,一隻躍上青空正要飛翔的鳥,在五樓高的天空中才發現自己是鵝的那種慘狀吧...

[對!裙擺要拉開~~~對~~~就是這樣!]
[喂~~~那邊新來的,不要發呆~~~]
在檯下對著我大喊的正是那個魔鬼般超級嚴格的女僕侍衛長!

而我呢,正在享受從高空中墜落的快感....這一墜,要三十年耶...
爸!媽!我感謝你們把我生的這麼漂亮,但是,也不需要這麼早給我這種磨練人生的機會吧!
 
 

初章  女僕高中生(假名)

呼~~~
我像洩光了氣的泳圈一樣,整個人趴在學校的課桌椅上,
沒想到今天早上上學前,就差點被整死在那棟豪宅裡...
不過,現在是我一天之中最正常的時刻,
因為我在學校裡就可以恢復正常人的身份了,一個普通的高中生!
好在女僕長說,學校的教育依然女僕必要的學習課程之一,才讓我可以回到學校當普通學生,
不然,關在那鬼地方三個月,我可能就先瘋了吧!
只要催討我的借據不要拿出來的話,外表也看不出來我很窮吧!
總之,只要待在這的期間,我就是普通到不行的美少女高中生...
當然!我指的是高中生在這很普通!美少女不普通喔!
總之,在高三的[未來進路志願填卷],將來的志向填上:[美少女女僕!]之前,這一切都依舊是美好的!

唉~~~我也想念大學啊...

[早安!]
一個清響的男孩子聲音,打斷了我的冥想,我頭也沒回就直接回應:[唉~早啊~]
[妳還是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呢!]
我回過頭去,望了他兩眼,[唉~~~],就別過頭繼續嘆氣了,
[你不懂的啦~~~],
[美少女連成長為公主,等待王子前來迎接的時刻來臨都來不及,就已經先夢想破滅的這種悲哀~~~],
[這已經不只是我個人的問題了,這簡直是全世界的損失啊~~~],
[對不起~~~王子們~~~]

[噗....]
我一聽到了他的笑聲,立刻狠狠的回頭瞪了瞪他![..........]

在我正要儲存並釋放殺人光線之前,他趕緊摀住他那快合不攏狂笑的嘴,邊道歉著邊笑著:
[對不起!!!噗~我不是故意的~~~~噗噗~~~]

他...神田 瞬三(假名),
本來應該是全天下最窮的高中生,
早上就打工到上課前,才總是快遲到的衝進教室來, 一下課又趕緊衝出去打工,
問他為什麼這麼拼,他卻只有回答說:[想多靠自己的力量過活看看!]
我也就不方便再追問下去了,再問下去可能會聽到什麼父母雙亡的悲慘故事出現...

他的悲慘境遇,在這所高中裡,本來應該是無人能敵的,
不過在這一個月前的某個下午,卻被我簡單的超越過了.

我, 清美 光(假名),
原本是未來貴夫人集團第一候補的美少女公主,
如今卻成了第一志願只能填選女僕, 儼然已是最貧窮最卑微的清純可憐高中生!

不過,對於比窮這件事比贏他, 我可真的一點也不開心啊!
嗯~~三十年~~~應該咬著牙就過去了吧!

不~~~再仔細想想,其實,這是陰謀吧!
一定是某些貴夫人為了她們那些銷不出去的女兒,才不惜如此陷害我吧!
 
突然!上課鐘響了!
他一直傻笑著看著我,我一直苦笑著看著他...

貧窮,真是可怕...
神啊!請拯救我這個貧窮的美少女吧!
 
(to be continue ... 第二章  放開那個阿婆(假名) .... u so ...)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說] 女僕高中生


[這時候,身體要微傾,臉上要露出微笑...對!就是這樣,.....]

我目前正在上的是標準的禮儀課程!
不過,很不幸的!
那並不是我自願來學習的,而是被強迫的...
正確的說來,應該是為了活下去,不得不如此!

因為,我家裡上個月,破產了!
所以我被賣到這邊來當女僕,
更正確的說法是,我必須在這間豪宅裡工作三十年才能還清欠款...

我,一個可以做著美夢,正逢花樣青春年華的美少女,正要展翅高飛之際,就這樣夢碎了...

可以想像,一隻躍上青空正要飛翔的鳥,在五樓高的天空中才發現自己是鵝的那種慘狀吧...


[對!裙擺要拉開~~~對~~~就是這樣!]
[喂~~~那邊新來的,不要發呆~~~]

在檯下對著我大喊的正是那個魔鬼般超級嚴格的女僕侍衛長!


而我呢,正在享受從高空中墜落的快感....這一墜,要三十年耶...

爸!媽!我感謝你們把我生的這麼漂亮,但是,也不需要這麼早給我這種磨練人生的機會吧!

 

Chapter 1

呼~~~
我像洩光了氣的泳圈一樣,整個人趴在學校的課桌椅上,
沒想到今天早上上學前,就差點被整死在那棟豪宅裡...

不過,現在是我一天之中最正常的時刻,
因為我在學校裡就可以恢復正常人的身份了,一個普通的高中生!

好在女僕長說,學校的教育依然女僕必要的學習課程之一,才讓我可以回到學校當普通學生,
不然,關在那鬼地方只要三個月,我可能就先瘋了吧!

只要催討我的借據不要拿出來的話,外表也看不出來我很窮吧!
總之,只要待在這的期間,我就是普通到不行的美少女高中生...
當然!我指的是高中生在這很普通!美少女不普通喔!

總之,在高三的[未來進路志願填卷],將來的志向填上:[美少女女僕!]之前,這一切都依舊是美好的!


唉~~~我也想念大學啊...


[早安!]

一個清響的男孩子聲音,打斷了我的冥想,我頭也沒回就直接回應:[唉~早啊~]

[妳還是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呢!]

我回過頭去,望了他兩眼,[唉~~~],就別過頭繼續嘆氣了,
[你不懂的啦~~~],
[美少女連成長為公主,等待王子前來迎接的時刻來臨都來不及,就已經先夢想破滅的這種悲哀~~~],
[這已經不只是我個人的問題了,這簡直是全世界的損失啊~~~],
[對不起~~~王子們~~~]

[噗....]

我一聽到了他的笑聲,立刻狠狠的回頭瞪了瞪他![..........]


在我正要儲存並釋放殺人光線之前,他趕緊摀住他那快合不攏狂笑的嘴,邊道歉著邊笑著:
[對不起!!!噗~我不是故意的~~~~噗噗~~~]


他...神田 瞬三(假名),
本來應該是全天下最窮的高中生,
早上就打工到上課前,才總是快遲到的衝進教室來, 一下課又趕緊衝出去打工,
問他為什麼這麼拼,他卻只有回答說:[想多靠自己的力量過活看看!]
我也就不方便再追問下去了,再問下去可能會聽到什麼父母雙亡的悲慘故事出現...


他的悲慘境遇,在這所高中裡,本來應該是無人能敵的,
不過在這一個月前的某個下午,卻被我簡單的超越過了.


我, 清美 光(假名),
原本是未來貴夫人集團第一候補的美少女公主,
如今卻成了第一志願只能填選女僕, 儼然已是最貧窮最卑微的清純可憐高中生!

不過,對於比窮這件事比贏他, 我可真的一點也不開心啊!


嗯~~三十年~~~應該咬著牙就過去了吧!

不~~~再仔細想想,其實,這是陰謀吧!
一定是某些貴夫人為了她們那些銷不出去的女兒,才不惜如此陷害我吧!

突然!上課鐘響了!
他一直傻笑著看著我,我一直苦笑著看著他...

貧窮,真是可怕...
神啊!請拯救我這個貧窮的美少女吧!

(may be continued ... 第二章 放開那個阿婆(假名) .... u so ...)


============

[小說] 女僕高中生  Chapter 2


下課鐘一響,只見神田瞬三這傢伙拿著包包,火速的往外衝了出去,
而我(原史上第一之美少女公主候補:清美光) 卻像是聽到了喪鐘一樣,
整個人幾乎接近無法動彈的狀態, 就這樣僵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動也不動著...

不知過了多久,等我醒來時, 才發現自己趴在桌上已經睡到傍晚時分了.
我驚嚇時間流逝如此之快時,也趕緊抓了包包回工作地點去了...

昏黃的夕陽逐漸隱沒,路邊的街燈亮了起來,
我必經的一個路口,總是出現了一個令人在意的事情,

就是在瞬三打工的便利商店外, 總是那座路燈之下, 總是會佇立著一個華麗裝扮的女僕,
她總是靜靜的偷瞄著店裡的一切,彷彿打算在日後將店裡洗劫一空的不發一語,
這個詭異行徑已經讓我見怪不怪了...

原本以為她也是和我在同樣宅邸工作的女僕,不過, 顯然她的女僕裝比我們制式的女僕裝高檔上不少,
長裙快及地的讓高挺的她感覺更加華麗,顯然這個女僕裝是經過專人量身打造設計過的,
難不成附近有女僕咖啡館嗎?

我看著她的同時,她似乎也注意到我的存在, 收起跟哨般的鬼祟行徑, 慢慢的往我這邊走來...

卡~嘎~磯~" 在她移動的同時,出現了恐怖的聲響,地上竟然被金屬刮過一道痕跡,
而這痕跡一直跟著她,往我這邊開始劃過來了,

"OH~MY GOD!", 在她女僕裝掩飾下的不明地方,鐵定腰掛著一柄長度及地的兇器啊!
"別過來啊~~~", 我心裡瘋狂的呐喊著!
"她一定是打算殺人滅口啊!那磯磯刮破地面的武器,是鐮刀還是長槍還是長刀啊~~~"

我就像是反抗不了的小貓一樣站在原地,我想轉身逃跑的時候才發現,糟糕~我的腳僵住了...

十步~八步~六步~
我死定了,我可能在三步的有效攻擊範圍下就結束性命了,誰來救救我啊!

五步~四步~神啊~救救我!!!
就在這時候,天神似乎聽見了我的求救聲,我背後"叮鈴叮鈴"的響起了熟悉的救命聲音囉!

背後可愛的老阿伯警察騎著腳踏車慢慢的過來了,她止住了腳步, 真是太好了!

[晚安啊~兩位~],警察伯伯和藹親切的笑著問候著.

"喔! 我不曾如此愛過你啊~阿伯"

警察伯伯帶著警棍就這樣似乎發現了什麼, 腳踏車就止在我們旁邊,端詳著我們兩個.

"阿伯你真是名偵探啊!快點發現地上的不尋常的刮痕,快把攜帶凶器的恐怖女僕抓走啊!"
阿伯依常例先說對我們再說聲了:[晚安!] ,準備要開始他的詰問了吧!

"阿伯你要小心啊!不要被對方先下手給毒害啊!",
我已經做好準備了,雙腳也終於恢復百米12秒的鎮定狀態了,
萬一對方先出手攻擊阿伯的話, 我會在她第一擊的時間,轉身逃離現場5步以上的.
只要被我拉開距離的話,我文武雙全校園美少女之名也非浪得,就算對方想要滅口也來不及的!


回到命案的現場吧!
可能以警察阿伯的犧牲讓我瞬間逃離為前提之下,我繃緊了神經備戰中.

警察阿伯:[小姑娘們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啊? 沒事的話,可要早點回家啊!]

可能攜帶凶器的女僕:[沒事!承蒙你的關心,感激不盡!]她點了頭致意.

"哇靠~快點發現啊!柯南阿伯啊!看看那邊的地上啊!",
當我死盯著地面希望阿伯發現的時候,卻發現凶惡的女僕卻一直微笑著盯著我.難道她打算先攻擊我!

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阿伯終於出聲了: [假如沒事的話,那我先告辭囉!兩位小姑娘,晚安!],
只見阿伯又開始費力的踩起腳踏車踏板, 揮揮手要開始離去了!

[請慢走,晚安!],她燦爛的回應著也道了聲晚安!

"阿伯我有事啊!",我要趕緊趁著阿伯還沒遠離前求救啊!
我還沒來得及喊出, 只見長髮及腰的她,冷不防的踏進了攻擊距離: [您是清美光小姐吧!]

不會吧!她的動作怎麼會快得這麼離譜.
我趕緊用手封了自己的嘴巴,我覺得我在喊出聲音之前,就會先沒命了...
我在驚恐的狀態下而無法做出答覆...

她以著高挺的身材卻迅速的切進了我左腰三吋的距離,
只聽見她漫妙的在我耳旁輕聲細語的說著: [願你有個美好的夜晚...晚安...]
然後...磯~卡~的一聲...走過去了...

只聽見她繼續拖著那把不知名的凶器,
從我身後走去,當我回頭時,她和嘎嘎咖的聲響已慢慢遠離而遁入黑暗的背景與塵囂之中...

然後,警察伯伯也毫無知覺的消失在視線了...
現場昏暗的街道上,只剩我一個人在...地上還留著一條長長的不明刮痕...

"咦!她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難不成她在暗示我不得張揚嗎?"
我望了望瞬三打工的地方,"瞬三,你千萬要小心啊..."
明天一定得找個機會,建議他先去買個保險...真希望讓我投資一些,受益人寫我...

我沒想太久,就趕緊快溜回女僕訓練所去了!


============

[小說] 女僕高中生   Chapter 3

回去晚了些,當然挨罵了,不過劫後逃生的我,此時心情可是大好,完全不在意呢!

女僕侍衛長的女僕裝也很特別啊!
背部有鏤空不說,腰部顯得特別纖細,
裙子在膝上兩吋半的地方,不長不短的,可是裙子卻可以展開的很漂亮,難不成裡面有鑲鐵圈嗎?
腿部纖細看起來也跑得挺快的樣子,絲襪卻拉得挺高的,搞不好大腿旁邊也有藏了一排戰鬥用的小刀呢!
配合她波浪金髮,女僕裝配色也是以金色鑲邊為主.
三圍應該是...

[編號218!妳到底有沒有仔細在聽啊?]
[Yes!Sir!], 短短沒多久, 我竟然被訓練到一聽到218,就會反射性的立正站好!
女僕侍衛長看來是說教完畢了,揮了揮手示意要我去吃飯囉...

照理說,我應該要加入打飯班,幫忙打飯的,
不過,因為今天晚歸,已經有人替補了我的位置,我只要乖乖吃飯就好!
我邊吃飯邊繼續打量著其他的女僕們...

"嗯...看來剛剛的凶惡危險女僕,的確不屬於這裡的人呢!"
"那個女僕裝不屬於女僕第一部隊和第二部隊和第三預備隊和初心女僕(我就是這穿這種)的基本式樣,也和侍衛長的不同款式."
"而且在剛剛的時段,這邊的女僕們不可能還有可以在外面閒晃溜噠的(除了我以外!)"

算了!晚餐之後休息一會,還有家務基本訓練等著我,趕緊洗筷子去吧!


家務實作課程終於結束了...

但是,女僕侍衛長真是個令人恐懼的傢伙啊!
家務課程又把我留下來延長加時實作,還超過了睡覺時間,
她每天這樣子指揮來來去去的,竟然都不會疲倦呢...
要不是她似乎突然有急事般的匆忙跑掉,我恐怕今晚就甭睡了!
其實女僕侍衛長要是不這麼囉嗦的話,倒是挺有國外貴族尊貴的氣息在.

別的女僕們都開始睡覺的時候,我才正要找浴室再洗個澡才就寢呢!
這邊的迴廊真是難認, 大燈暗了, 只剩小燈, 我四處走來走去...
咦?浴室不是在這邊嗎? 難道,我迷路了...

怎麼越來越暗了啊,連小燈都沒點了,呃...該找誰求救呢?

月光從古雅的建物間隙傾灑了進來,
出了迴廊,才發現戶外的空地的月光真是明亮啊...銀白色的世界真是美麗動人,讓我稍稍忘了自己的窘境.
仔細的聆聽,除了月夜清脆的風鈴聲,還有鏗鏗悅耳的...刀劍相擊聲...
嗯...真是太美好了...不禁讓我不自覺的走了過去,刀劍劃風而過的聲音更是越來越清晰啊...
嗯嗯...刀劍...咦!!!

只見大廣場上,兩個女孩拿刀用劍在比劃著,
咦~~~不是比劃,是真劍勝負,拿刀劍在互相廝殺中啊...

而其中一個長髮的女孩拿著長刀,穿著被刀劍劃破的女僕裝,
這套女僕裝,不會錯的,就是傍晚看到的那一套,
OH~MY GOD!難道她半夜特地追殺進來了嗎?

我嚇得魂不附體,打算溜去找救兵的這當下,
沒想到拿劍的女孩,一劍劃中拿刀女孩掛著的墜子,這墜子被打向半空中,發出鑽石般黑晶的光芒,
就這樣子寶石在空中劃著拋物線般,直接掉落到我面前,還剛好被我接到,重點是接到的那瞬間還發出了一道強光啊...
GOOD~~~這下子那兩個人都清楚的看到了我的存在囉!

只見她們兩個轉身看著我,像是時間暫停的楞在那裡,
我害怕得一心只想要拋下寶石墜子趕緊逃走,
咦~只見手上只有握著墜子,墜子上鑲嵌著會閃耀著不可思議光芒的那個寶石呢?
還是我眼睛看花了,一開始只有接到墜子而已呢?

不管了,我把墜子丟在地上,轉身開始逃跑了...

OH~MY DAD!
她們兩個竟然邊打邊向我這邊追過來了,而且速度比我全速逃跑還快啊!
反正她們可能是在搶奪那個墜子,那個女僕一定是窮瘋了,跑進來這裡打劫的!
墜子都丟還給她們了,應該就沒我的事了...

我回頭只見她們停在墜子附近狂打了起來,
我打算跑去找個暗影處,先去躲起來避難了...我發揮百米12秒超乎一般高中生女僕的實力奔跑著...
在高中界或女僕業界之中, 我奔馳起來就像是法拉利一般的疾飛,一般女僕們也只能望我項背啦~

刀劍相擊聲,離我越來越遙遠,卻又感覺越來越接近,這種忽遠乎近的感覺真是讓人頭皮發麻啊!
仔細聽看看,其實是越來越近呢...還好...咦!!!越來越近!

突然間,刀劍鏗鏘相擊的聲音消失了...只剩下噠噠的木板聲音...

我像是電影13號星期五系列恐怖片中老是被追殺的女主角,不得已的再度向後方看,
DAMM GOD~~~她們竟然丟著地上的墜子不管,一起朝著我以百米10秒的速度追了過來!

爸!媽!來世再會吧...


(待續...)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