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秘卡奴非密室殺人事件 V1.05

(本文曾刊載於 hotrank手札 in 2006.03.16 )



那女人用力的推倒他, 並且狂吼著,
[你說!你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男人被推倒在地上的同時, 還打翻了旁邊的垃圾桶,
即使是個男人, 依然顯得有點瘦弱無力: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你還說沒有! 把我家的小黑還給我!]
那女人非但沒有住手, 還用力的踹了他好幾腳:
[嗚...小黑!把小黑還給我!]
女人邊踹邊哭了起來...

哭聲越是響亮, 圍觀的群眾越是多了起來, 她也踹的越大力!

[呃!別打了,我真的沒有殺了你家的小黑!]
儘管那瘦弱的男子如此的辯駁著, 聽到[殺]這個字,
眾人不但沒有出手化解, 還顯得頗具圍觀的價值!

[還狡辯!] 那女人似乎踢上癮了, 已經練就出了神秘的無影三段踢了!
[明明就有人看到了, 說你昨晚一直對小黑虎視眈眈的!]
[你這該死的窮人家, 一看就知道是你吃掉了我家的小黑!]

[我沒...有啊!]

[還狡辯!]不等著他說完, 又是三段踢往他身上招呼下去!

[雖然黑狗聽說是......啊!!!]那伏在地上一直沒機會站起來的他, 又著實的挨了四段踢!


那女人閒置已久的雙手,開始揮舞起她的小手提包,
劇烈的揮舞動作, 讓輕巧的手提包, 呼呼的作響了起來,
感覺上, 已經不像是個女人的可愛的裝飾包包, 可能快變成凶器了!

眾人依然鬧哄哄的繼續圍觀, 看是那男人先解釋完, 還是先被KO!
現在還不到八點檔時間, 人潮似乎沒有減少的趨勢!

不過, 大家不約而同的一致認為, 小提包裡面應該裝滿了鉛塊...


[我...我...]那男人被恐懼所籠罩著, 逐漸的說不出話來了...


[我啊!一直想給你解釋的機會!(騙人的!) 但是沾在你身上的黑狗毛,你身上的狗咬痕,已經可以直接判你死刑了]
[為了替我家心愛的小黑報仇, 我決定手刃你這個無用的窮卡奴!]
[世界上這麼多食物可以吃, 你偏偏要自找死路!]
那女人的眼神透露出一股修羅般肅穆的殺氣;
[省下你買木碳買火種還要租密室燒碳自殺的成本,怕木炭太貴你買不起!老娘我她(嗶~消音!)直接幫你超渡不用錢! ]
死神儼然已經降臨世間了...


[小黑死得時候, 一定是在拼命掙扎著!]
女死神的目光遠望天際後, 轉而直盯著那卑微男子身上的抓痕!


一時之間, 眾人目光又聚焦在那男子,
他正跪著, 似乎已經有了受死的覺悟了;
[我知道, 我很沒用! 被那些高利貸壓到還不起錢, 沒飯吃還得四處流浪!]
[但是但是...我也有我的人格...那個麵包明明是我先找到的, 為什麼...]


[啥!?]
那小提包瞬間失速了一下!


[我已經努力的反抗很久了, 昨晚為了保住麵包, 拼了命還是被搶走了...]
男子一臉說不出的滄桑 :
[為什麼我先找到的麵包要被牠搶走! 為什麼不肯讓我活下去啊!!!]

在那男人嘶吼的同時, 那女人也愣住的同時,
依然高速的小提包滑了出去, 打翻了旁邊更大的垃圾桶!


一隻黑狗的僵硬身軀, 從垃圾桶裡翻滾了出來!



[小黑!!!]
那女人看到這一幕,身為愛狗的主人的她, 不禁花容失色到讓圍觀群眾也覺得害怕!

[Ho~~~!]大家開始噓聲不斷, 並且議論紛紛了起來!


[就d了一個麵包, 你連一隻小生命都不放過嗎?你這個(嗶~~消音!)!!!]
看著遠遠的倒地的小黑狗身軀, 她並沒有過去緊抱住牠,
而是緊握起雙拳, 怒目看著眼前的殺狗兇手...

下一擊應該就是殺招!


男人早就做好死亡的覺悟, 根本不管眼前發生了什麼, 繼續嚷著:
[那瓶酒也是我先找到的啊~~~明明是狗, 為什麼也要搶人喝的酒啊!]


那狗!咯的一聲!動了一下!

瞄到了!那女人眼角的餘光, 的確瞄到了!
微弱的打嗝聲, 微弱的顫動了一下, 大家似乎也都發現了!

女人的表情鐵青著, 大家也搖搖頭唉嘆, 八點檔時間到了...

......
........
...........


三分鐘後,
那男人, 又開始吼叫了起來: [殺了我吧! 你殺了我吧~~~]


他一抬頭, 卻沒看到任何人!
剛剛的人群都失蹤了, 女人和狗也都消失了!


也許是這個窮人卡奴在作夢吧! 他似乎也是這麼覺得...
不過, 這些踢痕和翻倒好些個垃圾桶的現象要怎麼解釋啊?


(虧大了...看來木炭還是得自己存錢買囉!)
THE END

=======================================================


[小说] 神秘卡奴非密室杀人事件 V1.05

(本文曾刊载于 hotrank手札 in 2006.03.16 )



那女人用力的推倒他, 并且狂吼着,
[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男人被推倒在地上的同时, 还打翻了旁边的垃圾桶,
即使是个男人, 依然显得有点瘦弱无力: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你还说没有! 把我家的小黑还给我!]
那女人非但没有住手, 还用力的踹了他好几脚:
[呜...小黑!把小黑还给我!]
女人边踹边哭了起来...

哭声越是响亮, 围观的群众越是多了起来, 她也踹的越大力!

[呃!别打了,我真的没有杀了你家的小黑!]
尽管那瘦弱的男子如此的辩驳着, 听到[杀]这个字,
众人不但没有出手化解, 还显得颇具围观的价值!

[还狡辩!] 那女人似乎踢上瘾了, 已经练就出了神秘的无影三段踢了!
[明明就有人看到了, 说你昨晚一直对小黑虎视眈眈的!]
[你这该死的穷人家, 一看就知道是你吃掉了我家的小黑!]

[我没...有啊!]

[还狡辩!]不等着他说完, 又是三段踢往他身上招呼下去!

[虽然黑狗听说是......啊!!!]那伏在地上一直没机会站起来的他, 又着实的挨了四段踢!


那女人闲置已久的双手,开始挥舞起她的小手提包,
剧烈的挥舞动作, 让轻巧的手提包, 呼呼的作响了起来,
感觉上, 已经不像是个女人的可爱的装饰包包, 可能快变成凶器了!

众人依然闹哄哄的继续围观, 看是那男人先解释完, 还是先被KO!
现在还不到八点档时间, 人潮似乎没有减少的趋势!

不过, 大家不约而同的一致认为, 小提包里面应该装满了铅块...


[我...我...]那男人被恐惧所笼罩着, 逐渐的说不出话来了...


[我啊!一直想给你解释的机会!(骗人的!) 但是沾在你身上的黑狗毛,你身上的狗咬痕,已经可以直接判你死刑了]
[为了替我家心爱的小黑报仇, 我决定手刃你这个无用的穷卡奴!]
[世界上这么多食物可以吃, 你偏偏要自找死路!]
那女人的眼神透露出一股修罗般肃穆的杀气;
[省下你买木碳买火种还要租密室烧碳自杀的成本,怕木炭太贵你买不起!老娘我她(哔~消音!)直接帮你超渡不用钱! ]
死神俨然已经降临世间了...


[小黑死得时候, 一定是在拼命挣扎着!]
女死神的目光远望天际后, 转而直盯着那卑微男子身上的抓痕!


一时之间, 众人目光又聚焦在那男子,
他正跪着, 似乎已经有了受死的觉悟了;
[我知道, 我很没用! 被那些高利贷压到还不起钱, 没饭吃还得四处流浪!]
[但是但是...我也有我的人格...那个面包明明是我先找到的, 为什么...]


[啥!?]
那小提包瞬间失速了一下!


[我已经努力的反抗很久了, 昨晚为了保住面包, 拼了命还是被抢走了...]
男子一脸说不出的沧桑 :
[为什么我先找到的面包要被牠抢走! 为什么不肯让我活下去啊!!!]

在那男人嘶吼的同时, 那女人也愣住的同时,
依然高速的小提包滑了出去, 打翻了旁边更大的垃圾桶!


一只黑狗的僵硬身躯, 从垃圾桶里翻滚了出来!



[小黑!!!]
那女人看到这一幕,身为爱狗的主人的她, 不禁花容失色到让围观群众也觉得害怕!

[Ho~~~!]大家开始嘘声不断, 并且议论纷纷了起来!


[就d了一个面包, 你连一只小生命都不放过吗?你这个(哔~~消音!)!!!]
看着远远的倒地的小黑狗身躯, 她并没有过去紧抱住牠,
而是紧握起双拳, 怒目看着眼前的杀狗凶手...

下一击应该就是杀招!


男人早就做好死亡的觉悟, 根本不管眼前发生了什么, 继续嚷着:
[那瓶酒也是我先找到的啊~~~明明是狗, 为什么也要抢人喝的酒啊!]


那狗!咯的一声!动了一下!

瞄到了!那女人眼角的余光, 的确瞄到了!
微弱的打嗝声, 微弱的颤动了一下, 大家似乎也都发现了!

女人的表情铁青着, 大家也摇摇头唉叹, 八点档时间到了...

......
........
...........


三分钟后,
那男人, 又开始吼叫了起来: [杀了我吧! 你杀了我吧~~~]


他一抬头, 却没看到任何人!
刚刚的人群都失踪了, 女人和狗也都消失了!


也许是这个穷人卡奴在作梦吧! 他似乎也是这么觉得...
不过, 这些踢痕和翻倒好些个垃圾桶的现象要怎么解释啊?


(亏大了...看来木炭还是得自己存钱买啰!)
THE 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otto 的頭像
lotto

香港六合彩,台灣威力彩大樂透彩,運動彩券,中獎開獎號碼查詢

lott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